这暗恋的滋味~

学园 admin 浏览

小编:巧的是,八百米两个人竟然也都参加了,不过并不在一个分组。 展子寅本来在跟同班的男生说话,扭头看见白柯,有点惊讶 八百你也参加了? 那惊讶的样子跟当初看到他换课时,也是

巧的是,八百米两个人竟然也都参加了,不过并不在一个分组。
展子寅本来在跟同班的男生说话,扭头看见白柯,有点惊讶
“八百你也参加了?”
那惊讶的样子跟当初看到他换课时,也是相似到重叠。
白柯笑笑“真巧,不过咱俩不在一个组。”
展子寅点头,走到白柯身边,手再自然不过的搭在白柯的肩上,笑道“好好跑,不过看你柔柔弱弱的,也别太拼了。”
说着还揉了揉白柯的颈侧。
白柯感觉那半边身子都像是麻了,半天才说出话来
“咳,谢谢,你也加油。”

 

然后白柯就以要准备准备为由溜了,走回自己院的地方平复呼吸。
没想到会有跟展子寅这么亲密说话的一天。这么多年白柯都在锻炼自己不再腼腆,但是一遇到展子寅,什么都是白搭。


“哎,你刚才是在跟展子寅说话吧?”班长贼兮兮的凑过来问。
白柯点头,
“你俩关系很好啊?哎呀那个展子寅也太帅了啧啧,跳远第一大概是跑不了了。”班长一脸花痴。
果然啊,这人到哪里都是焦点。

 

白柯摇头“我们刚认识,嗯,他确实挺厉害。”
班长闻言有些失落,“哎,还想借你问问电话的,白白,要不.....你帮帮忙?”
白柯闻言想拒绝,然而旁边的一些女生听到了也过来求白柯,白柯无奈也只能应下了。
那边展子寅八百米已经开始跑,第一圈结束就已经甩开了第二名,第一的位置跑的稳稳的,白柯看着跑道上的展子寅,心里叹气,自己大概什么时候都没法和他走到一个世界吧。


白柯八百米只跑了组里第四,只有前三名可以进决赛,白柯也不意外,本来运动也不是他的强项。

 

白柯跑完觉得确实累了,从终点往回走,走了两步就被一个人扶住了。
“跑的挺好,不过不是说了别太拼么,这可怜劲。”说着还塞了一瓶水在白柯手里。
白柯愣,不懂展子寅为什么会特地过来扶自己,但面上还是什么都不显,道
“谢谢,对了,还没祝贺你,第一名啊。”

展子寅不在意的笑笑“还没决赛呢,算什么第一。”
“决赛你也没问题的。”白柯道。
展子寅凑近了笑道
“对我这么有信心啊?记得来看我决赛啊。”

 

白柯感觉到展子寅的呼吸就扑在耳旁,有些不自在道“当然,对了,嗯...能告诉我一下...qq或者微信么?”
展子寅闻言愣了一下,继而笑问
“要我的联系方式?”
白柯被这话问的有点窘,连忙解释“是班里的女....”
“好啦好啦,要是我第一就给你,所以记得来看,嗯?”展子寅拍了拍白柯的肩,把人推回生科院休息区。
白柯只好点点头,看着展子寅走回去。

运动会一共两天,八百米的决赛在第二天早晨,白柯想着昨天展子寅说的话,在八百米附近的观众区等着决赛开始。

 

白柯站在栏杆边上,展子寅就在不远处做准备,一会儿抬头看见了白柯,直接小跑了过来。
“来的挺早,等我跑完,要问你点事。”
白柯摸不准展子寅能问他点什么,但还是点头,
“对了,白柯,你还画画么?”

白柯听到这话狠狠怔住,“你,你怎么知道我会画画?”努力让语气听起来自然。
展子寅撇撇那边的同学“他们说的,说你画的挺不错。”
白柯松了一口气,心里头却是说不出的酸涩,是啊,当初展子寅都没问过他名字,肯定是没记住他的。

 

展子寅点点头,身后就传来哨声要求集合点名了,
“我先走了,跑完来找你。别走啊。”说完就跑了回去。
白柯握着栏杆的手才缓缓放松,暗道自己真没出息,展子寅只说了两句话就让他失了态。

发令枪响,八百米拉开序幕,展子寅依旧第一圈就优势明显,而且显然跑的不累,将优势一直拖到第二圈,冲线,第一名。
白柯听着身后一片欢呼,却越发紧张,展子寅会问他什么?

 

难道也要托他要某个女生的电话?如果真是这样他要答应么?可如果不答应,那未免就把感情表现的太明显,。
想到这里白柯心里就难受。
要是当初在画室没有碰到展子寅该多好,白柯心道,那就没有这些难受心酸,可转念又想,哪怕这么难受,他还是愿意在四年前,
推门进来的是展子寅。


展子寅跑完就直接冲着白柯过来了,手里还拿着水跟毛巾,一派潇洒,引的白柯身后的女生激动的不行

这暗恋的滋味~

 

//可乐逆行

“哎,出来,去那边说。”
展子寅道,大概是觉得身边人太多。
白柯从栏杆边绕出去,跟在展子寅身后。
两个人走到赛区边上人少的地方
展子寅才道,“说好了要给你联系方式的,150xxxxxxxx,我电话,记得住么?”
怎么会记不住
白柯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这个号码他四年前就烂熟于心,现在都还在他的厚字典里。
所以,展子寅从来没换过号码么....
所以当初那条短信,果然是被忽略掉了吧,毕竟是奇怪的陌生号码。
“那个,你要问我什么?”
相比之下,白柯对这件事更忐忑不安。

 

展子寅没说话,只是挂着笑容,凑到白柯耳边
白柯反射性的要躲,却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
“白柯,那幅画,你还留着么?”

“什,什么画。”白柯大脑一片空白,明明心里有答案,却还是问了出来,展子寅怎么可能知道那副画?他明明之后就没去上课.....
展子寅直接把下巴搁在了白柯的肩上,像是个怀抱的姿势,“我的画啊,我记得,似乎是被哪个小孩偷走了。”
白柯闻言更僵了,展子寅知道了?展子寅知道了......满脑子都是这句话。白柯惊慌失措,急急的道“我...我不是,我....对不起,我就是想...”

 

想什么呢?白柯说不出来,无论什么理由在现在说出来,都太不合适。

“你怎么知道的....”白柯已经放弃挣扎了,他知道自己的这些表现,就展子寅来说,不可能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展子寅把人放开了,依旧笑着看他,
“我本来以为那副画是被你弄坏了所以才换了一幅,后来才发现,是被你藏起来了。”
白柯像是个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什么也辩解不了。
“白柯,藏着我的画干嘛?那破画那么丑。”
“对不起.....”白柯只会说这句话。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你私藏我的画这么多年,不用负责?”

 

负责?白柯有点慌,是要让他把画还回去?还是,还是.....白柯想不到,但是大概展子寅很生气吧,而且应该还恶心,被一个男的心心念念这么多年....

“我会补偿的.....”白柯头低的更低,只希望展子寅至少不要把画要回去。
“怎么补偿?”声音很严肃。
“我,什么补偿都可以。”
展子寅顿了一会,捏了捏白柯的脸,
“这可是你说的,白柯,你拿了我一幅画藏了那么久.....那就罚你....”
白柯忐忑的等下一句。
“罚你做我男朋友吧。”
“....什么?为什么......”展子寅怎么会这么说呢,是他听错了吧?

 

“什么为什么,妈的为了考上这个大学老子三年都快学死了...行了别愣了,这么高兴?”
白柯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笑出来了,连忙摇头。
“啧,不高兴?”那人声音又拉下来。
“不不不....我就是,没想到....”
“可怜样,得了,我累了,陪我去吃点东西。”展子寅拖着白柯的手就走。
白柯瞬间就涨红了脸,怎么能大庭广众之下这,这样。
“这样...不好吧...”两个男生牵手也太.....
展子寅却是看着白柯红了的耳朵笑“为了不太招眼就不揽着你了,就光牵手成么?别的等没人的时候再说?”

 

白柯更炸了,什么别的?什么没人???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也想不清楚。

 

展子寅不想学什么画画
然而展母实在受不了儿子整个假期都在外边野,展子寅又受不了上文化课辅导,索性把人扔去学画画,
好歹也算会个技能了。
展子寅第一天睡到自然醒才溜达着去画室
推门一看果然人都齐了,整个画室就俩空位,一个旁边是个打扮的非主流的小姑娘,另一个,嗯,这小孩看起来挺乖。
展子寅走到那小男生身边坐下,瞅了一眼画板,没看出什么门道,不过展子寅还是冲人笑了笑道
“画的不错啊。”
这小孩大概是害羞了?展子寅看着那人微红的脸想,不过真是挺乖,怎么是个小男生呢?

 

展子寅周末一般都是睡醒了吃了饭,把自己的事情都解决了,才往画室去
结果次次去都发现那小孩旁边空着,
是没朋友么?展子寅看着在乖乖画画的人想,索性溜达过去坐在人旁边,那时候的展子寅倒也没想别的,就是觉得这小孩一个人缩在这看着怪可怜。
“哎,我颜料没带,用用你的呗?”
小孩只是点点头把颜料推过来,多余的话一句也没有。
展子寅撑着脸趴在桌上看着认真画画的人,不知道这么大一幅画这人怎么有兴致一口气画完。

 

桌上就放着小孩的草稿本,展子寅曾趁人去倒废水翻开看过,白柯,名字都起的这么乖啊,这是展子寅的第一想法。

展子寅觉得白柯大概是很内向,因为几乎从不见他主动跟别人说话,就算展子寅也得多逗几句小孩才回一句,声音也低低的,脸上飞快的飘上红色。
怎么这么害羞呢?展子寅的朋友大都跟他一样能说又活泛,真没见过这样的小男生。


展子寅竟然时常会有,可惜白柯是个男生这样的想法,然后暗道自己神经病,不过这要是个小女孩,展子寅在心里想,那得多招人喜欢。

 

后来展子寅发现,其实白柯现在也挺招人喜欢了,老师就不用说了,上课没事就在身边转悠看白柯画画,有问题也是耐心的给讲。


至于别的学生,凡是从旁边走过去的,总得偏头看小孩两眼,那一个个小姑娘的眼神,来借个铅笔说话调调都拐弯。

展子寅在画室里虽然呆的时间短,但是人爱说又活泛,倒是跟谁关系都不错,但是哪怕是来找他聊天的小姑娘,都得旁敲侧击的问问白柯的事,展子寅不耐烦这些,推说不熟什么也不讲。

 

这小孩太迟钝了,展子寅心里叹气,天天的就知道画画,但是展子寅又觉得这样挺好,还不大的孩子,那么早谈恋爱没好处,显然没把自己也当成这么大的孩子。


“哎,听说你最近去少年宫那画室学画了?”
展子寅的一个朋友课间问他,展子寅嗯了一句继续做题。
那同学又凑过来道“你是不是个小男生关系挺好,叫...白什么的。”
展子寅一听是问白柯有了点兴趣
“你打听他干嘛。”
那男生笑笑“不是,我表妹,她是你们隔壁班的,看见过他一次,想交个朋友,你有他电话没有?”
展子寅一听这话不爱搭理了

 

“没有,我俩也不是很熟。”


但是朋友显然不信
“行了啊你,我表妹说那小孩天天的就跟你坐一块,都不跟别人说话。”
他也不跟我说话!展子寅心道,面上还是不耐烦道
“我总共才去了几次,也就知道人家叫啥,让你妹问别人去。”
那朋友这才蔫了,不过还在一边嘀咕
“都说那小孩看你跟看女朋友似的,还装不熟。”
展子寅听见这话没应,把人呼噜了一把拍开了,心里却打鼓,他从来没注意过白柯怎么看他,那小孩,真的只跟他说话么?

 

展子寅起了心思,就多注意了一下白柯
然后展子寅就觉得坏菜了
展子寅在学校里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欢,所以对于这种事情看的再清楚不过了
就光是小孩看他的眼神,展子寅多看几次就觉出来,白柯大概是真的喜欢他。
尤其是他推门一进去,一般都能感觉到白柯在看着他,简直就像一直在等他一样。
白柯那么乖的孩子,怎么会喜欢他?
展子寅觉得是自己的错,没事老撩拨人家干嘛,那么单纯一孩子
展子寅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了,尤其是知道白柯平时学习好,画画也学了好几年,展子寅觉得不能让这孩子因为他毁了。

 

但是展子寅也说不出什么狠话让小孩死心,哪怕平时对小姑娘都能说出拒绝的话,对着白柯他就是怎么也没法说出口。
他怕一个字说错了口气,白柯就会多想,会难受,展子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婆妈,但是想想小孩在他旁边乖乖画画,微微红着脸,说什么都答应的模样,展子寅就头疼,还有一点心疼。
展子寅想了很久,到底该怎么办
然后展子寅跟老师提了改时间,从周六改到周末
展子寅觉得,大概不见面,白柯过不久就会自然而然的忘了他了。

 

结果展子寅周日早晨推开门,依旧在角落看到了白柯。
“你也调课了?”
“嗯,周六下午又报了一门课,只能调课了。”
展子寅看着小孩努力装作自然的样子,手底下画笔却不小心走歪。
展子寅一阵心疼,最终也只能淡淡说一句“真巧。”
展子寅平生第一次这么无力
他没想到白柯能跟过来,而且小孩大概还为了他撒了谎,展子寅想到这一点就又对自己唾弃一份
展子寅问自己,对白柯真的没有一点喜欢?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一点,展子寅想着小孩腼腆的笑,画画的样子,觉得自己也有点魔障。
但是他跟白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又一周,展子寅依旧迟到
展子寅早晨跟展母差点吵起来,因为展子寅表示不想再去学画画了,展母气的差点要撕了他
不过展子寅后话就说要参加个正经的学习班
展母有点受惊,再三确定儿子不是开玩笑也不是生病了,赶紧联系了家教老师。并且给出差在外地的展父打电话报了喜,搞得展子寅哭笑不得。

当前网址:http://www.pc-moe.com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