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联萌“不可描述群”

萌询 admin 浏览

小编:大叔原本不是很想发这类关于联萌啦,黑幕的文章,担心给人一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但看到作者用心的撰写,不发总感觉有点对不住人家认真,这篇又尤其认真。更何况联萌的

大叔原本不是很想发这类关于联萌啦,黑幕的文章,担心给人一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但看到作者用心的撰写,不发总感觉有点对不住人家认真,这篇又尤其认真。更何况联萌的作者群,早就不是大叔的群了,是他们一堆作者的群,我不能扼制也不能阻止他们发声的权力。但大叔个人非常不满的一点是,他们背着我,搞了个群规,忽悠(也可能不是忽悠)新进群的人必须爆照!更不满的一点是,爆的照,群主!我!联萌大叔!一张都没看到过!是的,就这么有(di)爱(su)的一个群。
 
 
 多少人因为一个不可描述的标签而对联萌作者群充满了好奇与憧憬,又有多少人因此而闻之却步。今天我就来个解密不可描述,揭开这不可描述的神秘面纱,满足对不可描述充满幻想的肉友的好奇心,也为如我这般不可描述热流中的一股清流洗洗白,免得墙外的肉友以为我们就是一言不合就飙车的老司机。
 
这要从我因好奇而投稿说起,因为联萌文章后面的留言里时常有怎么进群的提问,萌叔的回答始终是:投稿。当时我以为只要我投稿,萌叔自然会把我加进作者群,于是第一篇稿子发布后,肉伯一句建议萌叔把我发展进不可描述群的留言让我有点小兴奋,于是我满心欢喜地等着萌叔的橄榄枝。可是一周过去了,没动静啊!我就想难道一篇稿子不够吗!接着就绞尽脑汁写了第二篇稿子,完了三四天萌叔还是没动静,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给萌叔发微信说我想进群,然而萌叔说:群里三观各有不同,做好心理准备。我心里着实咯噔了一下,群风真那么不可描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最终入了群。
 
写稿前有次肉伯说起对我的进群印象时,我告诉他不久会有篇稿子揭秘我是如何进群的,谁知他来一句“有黑幕?”,我说只有白慕。我暗想如此刚正的萌叔怎会对我徇私,再说连一棵他送的肉都没收到过的我还有幸被他黑?!
 
既然是解密不可描述,自然重点是要对各群成员揭秘的,只是我进群晚,不是对所有成员都了解,所以我只唠唠略知一二的群友。我对他们的印象都是从他们一闪而过的个人私照和聊天的言语间总结出来的,误判之处敬请见谅。
 
联萌大叔,神秘的联萌萌主,正如肉伯所说,萌叔通常是潜在海底的,任凭大伙如何调侃艾特,生拉硬拽都不会出来露脸。最有意思的是有时大伙对他的年龄性格等进行着热火朝天的分析讨论和各种猜测,他依然如若海底的冰山岿然不动,除非偶尔他自己来了兴致才主动出来冒个泡,所以我对他知之甚少,只觉得他比较严肃。其实看萌叔亲自执笔的文章,文风还有点小幽默的。大概是不论在群里还是因为投稿私聊,他的言语始终是简短,平淡,故而给人一种威严的错觉。不过鉴于萌叔的粉丝众多,对他我不敢再深入妄论,怕留言区被攻陷。
 
本来在此亮相的群友们,我都想放他们的代表肉照的,但我不敢问萌叔要啊!不过从最近热度居高不下的黑幕肉,我跟广大肉友一样都见识过了,当然黑幕肉绝不能是萌叔的代表肉。记忆里他的一篇文章说过他喜欢送肉,但大婶不舍得,就专门划出一块地方说要送就送此区域的。所以黑幕肉大概是相比之下萌叔最低水准的肉吧,也或许只是大婶不太喜欢的品种(大叔,如果我猜对了,就让这段消失吧)。   
 
上海肉伯(本来想以“你懂的”代替,肉伯说不介意直接写他,不得不说肉伯就是大度),坐拥几百盆多肉,和气质出众的肉婆与帅气的小肉娃。一个才气满满的年轻大伯,不可描述群里的灵魂人物。长相斯文,话风豪放,外表与风格时常不在一个频道。总是能把正常行驶的车跑歪到天边,正所谓肉伯一现,画风突变,虽然只是偶尔,但他实力证明了不会开跑车的老司机不是好的养肉人。所以他说他是混浊世间的清纯天使,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这说的不应该是我吗,哈哈哈!
 
缀化和各种棒槌是肉伯的最爱。
 
 
七月妹妹,活力四射,身姿婀娜,颜值出众的苏州大美女。喜欢多肉,同时还是个乐此不疲的铲屎官,有只动不动就躺在地上袒胸露乳的芝麻糊(狗狗)。如果我对七月的描述不够立体的话,大家就看看这个费茜大师给她画的盆感受下:
 
 
七月在我后面一位进群,当天我们就互加好友了,接着就开始了热火朝天的聊肉,然后趁着给多肉换盆的契机,她揪了七八片婴儿手指的叶片,一棵水泡自播苗,和砍了些肉头送给我。据我对她的了解,她能养一屋好肉,却拍不出一张美图(因为她只负责把自己拍美),她的代表肉照我就不放了,不然要说我黑她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瞅着七月喜欢月季的机会,我送了两棵月季扦插苗给她,外加一棵露西娜。
 
露西娜脱土洗根后在我家的最后留影。
 
 
 
Cary,多肉风格以一尘不染见长的牡丹江妹子。据说整个夏天,群里只有她的多肉能看。第一次对她印象深刻的是她的雪莲叶插宝宝,当时惊异于竟有人能把爱掉粉的雪莲养的如此纯净无暇,如粉雕玉琢般惹人爱。再看我的雪莲,灰头土脸,粉也被我蹭的差不多了。三千粉黛无颜色,Cary的雪莲就是那个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
 
 
因为实在是太美了,忍不住再放一张。
 
 
不用猜,下面就是那三千粉黛中的一个。
 
 
 
Jenny,陕西妹子,画的一手好盆,养的一楼美肉。第一次看见她画的盆是个新娘,飘逸的头纱很惊艳。我也因此对画盆开始深深地种草,处女作是“愤怒”的肖恩。
 
 
曾因苏君的紫羊绒诱入法师坑而入了一棵,我一直觉得它远不及苏君的理所当然,然而Jenny的紫羊绒让我看到了苏君之外也有颜色和状态都美的逆天的紫羊绒,我家的估计自己都不敢承认它是紫羊绒了。
 
 
 
Joyce,一位知性,优雅的军校老师。来自武汉,钟爱水培,喜欢跟大家道早安,然后发晨拍美肉给大家醒脑,经常也会随手拍些路边美景跟我们分享。
 
Joyce的美丽莲和草玉露,如恬静的少女般站在晨光中。可能是肉如其人吧,她的肉肉们带给人一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觉
 
同为窗系列,我家的三角琉璃殿,晒得连窗都快瞧不见。
墨芷留香,一个文采斐然的大学老师。坐标福建宁德,养肉环境和我一样,同为天台露养,不同的是,我三月就在为遮阳挡雨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她五月还在恣意地直播雨中美肉,真是羡煞人!
我家的青菜虹之玉我都不好意思放全景照,只有叶心的点点红还能入眼。
糖果骑士,即将毕业的美女大学生。漂亮文静,有着许晴同款的小梨涡(七月告诉我的,看得真仔细,可能是同为美女,所以特别关注这些细节吧)。糖果可能是年纪最小的群成员,刚进群不久,我对她的主要印象就是有一棵明艳动人的果冻色魅惑之宵。
我家这棵有说乌木,也有说是魅惑之宵,反正是比不过糖果的,随意叫啥都可以。
 
费茜,群里的画盆大师,就是给七月画了个写实盆的济南姑娘。我进群后只看过她的盆照,没有肉照。话说她画的盆也是简直了。
粗糙的盆面能画出如此细腻逼真的效果让我等画盲叹服不已。图上有费茜的微信号,里面有海量美盆图,想交流或请她画盆的朋友可以加她微信。
盟盟,从话风和画风判断,她应该是个小辣妹。十足的火影迷,曾经因为她画的一个纲手大人的盆,我留言说比基尼女郎画的最好,被萌叔说“好好的纲手大人被你说成是比基尼女郎,不怕被打飞啊”,我尴尬地大笑。表示只看过儿童动画,对成人动画片(咳咳咳,这是在说啥?)不感冒的我第一次听说纲手大人,还好我在群里采访后发现,原来不识此人的群友不止我一个。
我们都是因为养肉而爱上画盆的,她已能把纲手大人的精髓拿捏地如此到位,而我还只停留在小儿科的星星点点。
水木,颇具搞笑风格的山东辣妈。写的一手很溜的段子,P的一批搞笑的表情包。曾因一张水灵美腻的证件照惊掉了我们的下巴,因为我们实在不敢把她的外貌与诙谐幽默的话风联系在一起。下面是她最具代表性的的表情包。其实她有一只惊为天鸟的不死鸟,因为太过搞笑,我担心把大家的下巴笑掉,就不放了。
水王,群里的小鲜肉,大家对他的昵称“假云南”,因他的肉肉风格与我们印象中开挂区的肉严重不符而得名,哈哈哈!从下面这棵张牙舞爪的桃蛋就可见一
与水王的PK终于是我胜出了。不过据说它以前没这么狂野,是寄养在他朋友处后成了这副模样,此刻我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把他最丑的肉拉出来遛,他会不会冲过来打我。水王,别生气哈,你要想把假字去掉,为自己正名,就赶紧发篇稿子晒晒你的美肉吧!
二哈,爱多肉与美食的年轻摄影大师。擅长拍摄自家肉肉特写,和寻拍各地美食。因对他这张黑王子特写非常喜欢,我偷来做手机屏保了。想偷多肉壁纸或者爱特色美食的吃货可以加二哈的个人微信或关注他的公众号:x17964959 (PS:纯数字是二哈个人微信号,前面加字母x就是公众号)。
 
忽略摄影技术,其实我家王子也不逊色,但我不会告诉你他五一前已经仙去了。
 
非常感谢上述群友给我贡献的美照,同时,我对大伙的印象和感受如有冒犯,还请谅解。其他群友或比我进群晚,或很少在群里发言,我不甚了解,就不一一赘述了。作为群成员的我本应自我介绍的,可我对自己也不了解,对我好奇的肉友(有吗?),从我的文字里去体会吧(除了啰里吧嗦,还有其他印象吗?)!如还想了解,就从肉伯的公众号“肉伯的花园”一篇《一只单身女汪的多肉生活》去窥见一斑吧(虽然有点出入!继续啰嗦!)
 
 现在大家对不可描述群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吧!看似不可描述,实则极易描述,无非是偶尔会出现成人世界里的内涵段子,我这个老妈嘴里的古板之人觉得在可接受范围内(不过每每这时我都是学萌叔潜入海底的)。其实我们大多数时候只是在聊肉相互学习,晒肉相互勾引,偶尔聊聊生活,说说人生。时不时还要因为挂肉互相安慰,失恋互相开导。不可描述群实际上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大家庭,现在正携手为度夏努力着。解密完,让不可描述群不再神秘,萌叔会把我踢出群吗!
 
我知道肉友们都是冲着美肉来的,可我入坑时间短,又受限于成本,基本没有震撼的群生和姿态优美的老桩,且稍有姿色的肉肉都在前几篇稿子里出现过,翻来覆去的晒我自己都觉得别扭,就不再拿出来腻烦众肉友了。剩下的只有下面这些不至于太辣眼睛的肉,入夏了,我不求她们明艳诱人,只求保命,她们健健康康的就是对我的最大安慰。
 
渐入休眠期的不知名法师,我家颜色最艳丽的一员。

当前网址:http://www.pc-moe.com/a/mengxun/2017/1101/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