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壮失眠后……

学园 admin 浏览

小编:伴随着马年的大寒,农历羊年踏着轻盈的脚步向我们翩翩走来。在这充满希望与期盼的时刻,某部一排却发生了一件怪事,接连几天排里的官兵集体失眠,整天无精打采、哈欠连天,影

  伴随着马年的大寒,农历羊年踏着轻盈的脚步向我们翩翩走来。在这充满希望与期盼的时刻,某部一排却发生了一件怪事,接连几天排里的官兵集体失眠,整天无精打采、哈欠连天,影响了日常工作开展。连长探其原因,排长瞪着两只“熊猫眼”丢下一句山东沂蒙籍列兵大壮失眠了,也不管愣在原地一头雾水的连长倒头便睡。
 
  大壮失眠与排里官兵失眠有何关联?稀奇、稀奇、真稀奇,听说过感冒传染、病毒传染,还真不晓得失眠也传染。连长绞尽脑计,也百思不得其解。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决心,连长将排里战士过了一遍筛子,最后愤愤地说了一句:“你们就是欠!”,宣布案件告破。
 
  原来,列兵大壮有说梦话、打呼噜的习惯,9月份刚来队那会儿,只要他一躺下别人就甭想睡,先是呼噜接着梦话,一声接一声,一句接一句,真有点声不震人誓不停、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因为这排里的兄弟们“牢骚满腹”,有个别性子急的直截了当“刺激”他一顿,他总是挠着头嘿嘿一笑,转而严肃的保证坚决改掉坏习惯。可到了晚上,“外甥打灯笼”,也幸亏我们野战军适应能力强,不然精神病院床位非得告急不可。
 
  说来也怪,大壮失眠了,没有了呼噜和梦话,大家应该美美一觉到天亮,现在反而失眠了。几个战士掏心窝子说:“经过几个月的‘磨练’,大家都习惯了大壮的坏习惯。偶尔大壮站第一班岗,大家还觉得缺点什么,非要等他下岗才能入睡。显然大壮的呼噜和梦话已成为大家的‘催眠曲’。为此,排长还专门下命不允许大壮站夜间第一岗。”这不,大壮失眠了,也苦了排里的兄弟们,连长说的“欠”也真是贴切。
 
  从调侃转入正题。大壮失眠了,是想家了。这是大壮19年来,第一次在外过年,离开了偏僻的小山村,离开了最爱的父母。大壮说,从他记事起,进入腊月门,是最最忙碌也是最最开心的时候。做衣服、买年货、写对子(春联)、磨小麦、摊煎饼,说到这,大壮有点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咂咂嘴,黝黑的脸庞浮现一丝丝红晕,他说:“我想吃妈妈做的煎饼了,又脆又香,街坊邻居都称赞不已。有机会一定到我家做客,保准让你舍不得走。”我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对他盛情的回应。
 
  沉默半响,大壮突然问我:“部队过年兴不兴拜年?拜年用不用给首长磕头?”我不由得一愣,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还没等我解释,大壮兴奋地说:“跟我们老家一样,过年拜年都要磕头的。大年初一早晨,村里的青壮年都会结伴到长辈家拜年,进屋就扑通扑通跪下磕头。磕完头大人上桌喝酒,小孩拿起糖果就蜂拥而去。这几天,一回忆起这些场面,我就想家,想我的父母,想家乡的风俗。没想到部队也是这样的风俗……”大壮滔滔不绝地说着,我却陷入了沉思。我在想,我该不该跟他解释一下,部队是不兴这些风俗的,讲究整齐划一不能随便的礼节礼貌。我知道磕头拜年是他们村子没被割舍的礼节,儿时我也经历过,现在的拱手拜年或直接问新年好,远不如古老的磕头实在。对大壮的采访到此结束,我不知道没有对他讲清“磕头之事”是对是错,我想让他在回忆这些时能被家乡的风俗的温情所占有,想家的情绪便会被弥漫着隐去。
 
  俗话说:刚进腊月门,就闻见年味。这是现实中地方百姓的生活,虽然现在年味一年年淡了,但是每一个出门在外的孩子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念亲人。在部队,进入腊月,也就意味着最忙碌的一个月来临了,各种工作纷沓而至,除了少数人员可以休假与亲人团聚,大部分人员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们都像大壮一样思念家乡的亲人,怀念家乡的风俗习惯。年三十的晚上,在哨位上、在机台上、在舰艇上、在边防线上……向着家的方向或是鞠躬、或是磕头亦或是默默地祝愿远方的亲人。

当前网址:http://www.pc-moe.com/a/mengxueyuan/2017/1101/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