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之约

学园 admin 浏览

小编:晨曦时,东城郊区山间里朦胧一片,天雾未分,阳光下的锦绣山川显得格外幽美,人们都只知道这里叫青龙峡,是东城著名的风景胜地,也是国家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所在,人们都喜欢

晨曦时,东城郊区山间里朦胧一片,天雾未分,阳光下的锦绣山川显得格外幽美,人们都只知道这里叫青龙峡,是东城著名的风景胜地,也是国家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所在,人们都喜欢来青龙峡附近游玩,也曾有好多少女因为喜欢军人而来。
 
  和雨是东城里一所高校的大四的学生,闲暇时她也总喜欢到青龙峡来捕捉风景。青龙峡里有一片茂密的松林,林荫下布满了绿油油的苜蓿,今天正好是周末,东城还在沉睡中,一向习惯早起的和雨早已准备好向青龙峡而去。晨曦里的青龙峡谷美不胜收,远处望去就像出自大师之手的一副油画一般,惟妙惟肖,城里爱好锻炼的人们也早早的起来跑到这里,和雨一路而来,偶尔也会遇到几个慈祥的老者,虽不相识,但她总会微笑的和老者们打招呼,老者们也都微笑以对,一幕幕祥和之景每天早晨都有和雨在这幽美的青龙峡谷上演着。
 和雨最喜欢的还是青龙峡的这片苜蓿,她来到这里拍起了照,各种角度,各种姿势,就为了拍出一张满意的照片,在晨曦的映照下,和雨终于拍出了一张比较满意的照片,她脸上露出了恬美的微笑,与着一花一木定格成了这林间最唯美的画面。可惜少了一个能陪伴她、帮她记录下这画面的人。和雨从粉红的小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突然她神情一下低沉了下来,照片看着很新,似乎是刚洗出不久,照片的角度不是很好,像是无意中拍下的,照片中的风景画面正是此刻沐风所在的这片四叶草林,与此不同的是照片中出现了一个英姿飒爽、不知名姓的军人面孔,从照片中的身影来看,大概有20岁左右的样子,大大眼睛,浓浓的眉毛,魁梧的身段。看着手里的照片,和雨一边四下张望,一副期待又着急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来了呢?我都还没来得及问你叫什么名字呢!”和雨心中暗自问道。和雨在这等了一天,无聊了,累了就看看书,听听歌,一晃着晨曦变成了日落,照片中的他依然没有出现。无奈的和雨蹲在四叶草里无聊的翻着草从,突然她看到了一片四叶草,和雨灵机一动,微微笑了起来,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卡纸,在上面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他们都说四叶草是幸运之草,早找到四叶草了,我在想如果它真是幸运之草,我想它一定会让我们再次相遇吧!”和雨把四叶草用胶带粘在卡纸上,卡纸贴在了那张相片的左下角,相片和卡纸四叶草一起挂在了他走过的那条小道边的大树上,夕阳下它们载着和雨的心思随风飘动着,看着时间不早,和雨才缓缓走下了青龙峡。
  第二天,和雨又来了,说是来采风,还不如直接说她是来等他的,可是今天他依旧没来,和雨又带来了一张新印的有他身影的照片,今天和雨在卡纸上是这么写的:“我们并不认识!但却似曾相识,很想很想知道你是谁!,今天依旧找到了一颗四叶草,”
  第三天,依旧是一张相片,一张卡纸一句话,一片四叶草,却始终没有他的身影···
第四天,第五天···都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出现。
 第九天,和雨还是满怀期待的在四叶草里等待着,想象着与他各种情景的相遇,搞怪的相遇,失态的相遇,浪漫的相遇,揪心的相遇···和雨一边想着一边傻笑着,不知不觉的又是夕阳西下了,他依旧没有出现,和雨开始和往常一样寻找四叶草,准备写下今天想说的话,把它们和他的照片一起挂在那边就准备等待下一天的等待了,可是和雨在四叶草丛里找了半天,就是没有发现一株四叶草,她开始着急了,以为幸运之神不再眷顾她了,差一点没哭出来。突然,一双军用高筒鞋出现在俯身的和雨眼前。
  “你是在找四叶草吧!找不到的话,我这一株送给你吧!”一个陌生而又亲切的声音穿过和雨的耳间,印入心头。
  和雨缓过神来,惊喜又期待的战旗身来,抬头与男子对视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了句“你····?”就说不出话来了。
男孩看了看和雨手中的照片,得意的笑了笑,使了下眼神,示意和雨看看手中的照片,和雨没有看,只是死死的盯着男孩看,因为男孩的脸早已印入和雨心中,她根本不需要看,只是她千思万想的各种相遇的情景竟然没有出现,代替的是现在的这个意外相遇,和雨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嗯哼!是我!”男孩看着相片示意和雨说道。
  “真的是你吗?”
  “是我啊!真的是我!”
  “是你!是你!真的是你!是你就好,时间不早了,哪我先走了!”和雨心中十分矛盾,脸上露着少女的腮红。
“哎!你不是要找我吗?”男孩追问起来,和雨没有回答。
“哎!我叫沐风,我们交个朋友吧?”男孩大叫道,希望能留住正在往回走的和雨,和雨却没有理会,她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步伐越来越快,突然偷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前行。
 沐风看着和雨将要远去,便一下跑道和雨的前面挡住了和雨的去路,抓住了和雨拿着相片的手,看了看相片,说道:“要不我们把它也挂上吧,你看你挂的拿八张相片在夕阳下多有意境啊!”和雨低着头,偷笑了点了点头,迅速转身,像大树而去,两人正式认识了,他们一起挂上了第九张照片和第九株四叶草,那是一场幸运而又意外的相遇,从那以后,和雨和沐风的关系越来越好了,虽然沐风的部队管制比较严厉,偶尔的书信联系和久违的几通电话已足够维持他们之间的感情,后来,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和雨,和雨和沐风结成了一堆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成为军嫂,和雨实现了许多女孩都想实现的美好愿望。
  年轻的沐风由于战功显赫,是部队里不可多得的人才,可谓是奇才,连连晋升到上尉一职,平日里的工作和训练繁忙,也没什么时间去陪和雨,和雨只好周末时抽空去探望沐风,每次探望都给和雨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也更让她理解军人,支持军人,也让她从中体会到了该怎样做好一个军人的家属。
 那天的东城陷入了乌云的笼罩之中,眼看倾盆大雨就好来临了,和雨心想,沐风今天肯定不训练了,真好有空好好陪她聊聊天,想到这和雨就倍感兴奋,尽管雨前狂风呼啸,和雨也迈着轻盈的脚步,丝毫不觉费力。
 部队的号角已然响起,是集合的号角,只见大家都匆匆忙忙从住所飞奔出来,沐风也跑在人群中,和大家一起来到了训练场,教官们似乎都是整装待发的,好像要执行什么任务似的,尽管天空乌云盖日,教官们切依然面不改色,沐风不懂了,心想:“这天都要下大雨了,难道还要训练?还是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马上就要倾盆大雨了,你们知道叫你们集合干嘛吗?”沐风的教官对着大家说道。说着大雨已然倾盆而下。
“不知道”大家异口同声的回道到。
“全体注意,全副武装,负重越野30公里,出发!”教官大声说道。大家都唉声叹气,表示不满,沐风一言不发,尽管这样,大家也只得服从军令,和狂风暴雨作战到底了。
大雨倾盆,和雨艰难的到达了部队门口,虽然浑身都被大雨淋湿,可是和雨怀里却抱着一盒完好无损的蛋糕,那盒蛋糕是和雨亲自做的。虽然到达了部队门口,可是和雨并没有选择到执勤岗亭附近等待沐风,和雨明白岗亭附近不可以有闲杂人等,所以,和雨选择躲在部队门口的那棵大树下。和雨刚要给沐风发信息,告诉他,自己给他做了蛋糕,让他出来拿时。和雨看到了冒雨训练的沐风和他的战友。沐风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湿透的和雨,可是沐风自己明白,他在训练,他不可以擅自离队。哪怕是自己最爱的人近在咫尺。就这样,和雨看着沐风从她身边跑过。和雨楞了,她不知道此时她该怎么办,她甚至开始怀疑这段感情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和雨行尸走肉般拖着自己的身躯,走到岗亭,把拿盒蛋糕交给了执勤的战士,然后默默离开了。
 傍晚,沐风给和雨打电话,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客服标准的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沐风很担心和雨,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和雨的电话。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时间在一份一秒的过去,可是沐风依旧联系不上和雨。三个小时过去了,沐风终于拨通了和雨的电话。
  “和雨,今天,我…”沐风话还没说完就被和雨打断。
  “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考虑我们的关系,或许我根本没有做好当军嫂的准备。所以,我想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和雨哽咽的说到。
  沐风还想说什么,可是点名时间到了,他不得不匆匆挂了电话。伴随着电话那头忙音的传来,和雨泪如雨下。
  自从那天过后,和雨和沐风整整一星期没有联系,经过这段时间的冷静,和雨意识到自己不该那么任性,毕竟选择了军恋,就意味着自己和沐风不能像一般恋人那样。想通的和雨,决定去找沐风和解,一路上和雨很忐忑,她一直在想用哪种方式和解会比较合适。可是当和雨来到部队时,被告知沐风带队出任务了。和雨,又只好回到了学校等待沐风回来。自从得知沐风出任务,和雨每天都心神不宁,她害怕沐风不回来。那段时间,和雨每天都在做噩梦,每天都从噩梦中惊醒。她每天都会去部队门口等沐风,可是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模棱两可。
 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一个月。和雨在不安和思念中度过。终于等到了沐风回来的日子,和雨站在部队门口,焦急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当所有人都回来了唯独没有发现沐风的身影,一种不安从和雨心头蔓延开来,她开始询问回来的每一个人,可是他们都欲言又止。和雨越来越不安,可是她还是告诉自己要镇定,和雨没有等到沐风,她只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学校。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处境,她不知道如果真的失去了沐风她该怎么办。和雨开始内疚,自责,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和沐风耍小脾气。
和雨每天都会固定去部队门口等待,可是沐风一直没有消息。没有人可以确切的告诉和雨,沐风在哪。和雨只能从他们欲言又止的只言片语中知道,在那次任务中,沐风为救一个孩子,身受重伤!
 和雨知道沐风受伤了,她想去看,但是因为这次任务的秘密性,所以部队里没有任何人告诉她沐风究竟在哪个医院,他们只是把一个戒指拿给了她,那是一枚很朴素的铂金戒指,和雨拿出来套在了自己的左手中指,有些紧,小指又太松。沐风的战友,那个把戒指拿给她的林皓,对她说:“你试试看无名指。”和雨听到后迟疑的把戒指带在了无名指上,不大不小,刚刚正好。林皓接着说:“这是他准备和你求婚用的,这一次是我悄悄拿出来给你的。你先回去吧,如果他知道你风雨无阻的来,会担心的。”和雨点点头,“谢谢你,林皓。麻烦你帮我转告他,戒指我带走了,如果他想要回去,就让他去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找我,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他。”林皓答应了,然后他就站在部队门口,目送着和雨离开了。
 
  和雨遵守着那个约定,她再也没有风雨无阻的去部队门口等待沐风,因为和雨不希望沐风替她担心。自从那天回来之后,和雨每天都会给沐风写一封信,信里诉说着和雨每一天对沐风的思念。
三个月后,和雨和沐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和雨正坐在一片苜蓿之间把玩着那枚戒指,三个月前把它带回家后,她偶然一天才发现戒指内壁原来有字“风雨永恒”,来不及感慨做戒指的人的精细雕琢,她早已被那个准备戒指的人的心意感动了,热泪潸然,坐在一旁的小侄女眨巴着大大的黑眸,小手轻轻的拍着和雨颤抖着双肩,“小姨,不哭,乖乖。。。”
  “四个月了,你还是毫无音讯,沐风,你到底在哪儿,现在还好吗?”和雨喃喃低语。
  突然宁静的四周,被一阵窸簌声打破了,似是人的双脚踏在草地上的声音,似是那熟悉的喘息声,又似只是清风穿过林间的婆娑。和雨无端的紧张起来了,她站起身来,轻拍已经褶皱的裙摆,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轻轻转过身来,那里,阳光温暖,一泻倾城……

当前网址:http://www.pc-moe.com/a/mengxueyuan/2017/1101/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