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纹》by仫大人

萌世界 admin 浏览

小编:1 〔我们的命运像是两根粗壮的树干,命运抽出的枝条,不断缠绕,不断放肆,最终树枯命败。〕 尘埃在空气中飞舞,浮光一般的微生物不断旋转,莫南失神了会,待眼睛聚焦了,苦笑

1
〔我们的命运像是两根粗壮的树干,命运抽出的枝条,不断缠绕,不断放肆,最终树枯命败。〕
尘埃在空气中飞舞,浮光一般的微生物不断旋转,莫南失神了会,待眼睛聚焦了,苦笑了笑,缓缓从床上站起来,仍然差点晕倒在地,“哥”没人应,走到沙发上坐下,看到那个沙漏下压的纸条。
 我出去买东西,饭在餐桌上,勿念。
 ——辞
 轻轻放了回去,眼泪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流下来了。
 轿车中的王者迈巴赫里,冷冽的眼神,微抿的双唇,好看的侧脸棱角分明。冷静而理智地打着方向盘,就好像猎犬永远不会迷失方向一般。到了盘山公路上,一路疾行,车窗大开着,冬天的冷风呼哧呼哧地灌进莫辞的耳朵里,脑癌,恶性,晚期,三个月,这四个词就像就像永远不会停止的魔咒,不断的在脑海里翻飞旋转着叫嚣。不远处一辆车疾拐,车撞向了栏杆,就这样翻滚着翻滚着,车身不断颠簸着,到处都在流血,莫辞甚至感觉到了在第二个翻滚时一块突兀的山石刺穿了他的肺,呼吸困难,渐渐感觉到了冰冷,最后也只是笑了笑,死亡。他终究是快了莫南一步。
 死亡是一种玄妙的感觉,即使谁都要面临死亡,可是它总是会让你觉得世事无常。莫南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还是觉得自己即将死亡了,离死亡近到不能在近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震撼。去医院领了尸体,联系公司,准备了一块墓地,放一个合葬两人的棺材,他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那个祖宅的背后小土丘那里,之后给仫儿打了电话,莫辞的秘书,静静地给她讲了莫辞的逝世,然后让她过来,两人把莫辞尸体处理好,放了点东西,以防腐烂,坐着仫儿的玛莎拉蒂一路谁都没有说话,谁都没有流泪,只是静静地开向那个祖宅,莫南闭上眼睛靠在车座上,手轻轻扣着莫辞的手,牙齿略一用力,咬碎了在离家前放好的嘴里的神经毒药囊。仫儿看着莫南嘴角的鲜血,淡淡点了根烟,打开窗户,眼泪混着烟味,淋湿了为掩盖憔悴而化的淡妆。
 车仍然开着,风依旧在刮着,世界依然很冷,可是这又怎样,树枯命败而已……
 
 
 
2
〔孤独是生命中最美的色彩,碰到你就像是为我的黑白画点上了一滴墨水,带上了神韵〕
仫儿一个人在秋千上'晃着,孤儿院能看见的天空有限,四角的,像是监狱,天空上已经有火烧云了,蓝蓝的扑上了橙色,点燃了仫儿本就很亮的眼眸。莫南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仫儿,“哥,我就要她。”莫辞笑了笑,摸了摸莫南的鼻子,“你先去跟她玩,我去办手续。”莫南甩开了莫辞的大手,三下两窜蹭上了仫儿身边另一个秋千。“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仫儿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为什么这么晚来领养人”莫南愣了下,摸了下鼻子,“我哥他最近很忙,今天只有这会儿有时间了”仫儿移开了盯着莫南的头。
 “我叫仫儿”
 “哪个mu啊”
 “一个人一个么的仫”
 “仫儿啊,我做你哥哥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的,我就认一个哥哥奥”
 “嗯嗯,叫我南儿哥就行了,我叫莫南”
 “南儿哥”
 “恩”
 莫辞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火烧云都已经没了,莫南16岁170个抱着仫儿八岁的小身板在长凳上,仫儿已经睡着了,莫辞扬了扬手里的档案袋,吃了个搞定的手势,莫南轻轻把仫儿抱到了车上。
 很黑了,莫辞开车驶向他们的最初点,那个祖宅。
 
 
 
 
 
3
〔我陪你走过的春夏秋冬,见证了你们爱情的开始,结局太过伤感,只因当初相识太美。〕
 
 第二天,莫辞7点起来,看到莫南全身凌乱不堪的痕迹,给他把被子盖好,摸了摸嘴巴,在莫南嘴巴上淡淡吻了一下,没吃早饭去了公司。x市唯一一家进全国500强企业的公司高新技术,软件开发,游戏制作,动漫设计,电子商务。这是莫家的产业,莫家现在就莫南和莫辞了,还有昨天领养的仫儿,姓莫了,莫仫。73%的股份是莫家的,剩余27%是墨祺的,莫辞大学室友,俩人在中华黑客论坛做管理员,强大的骇客。大一莫辞19,墨祺20,当然他妈在接手他爸公司叱咤了c市三年后因为脑癌去世,当时谁也没想到这个会遗传给莫南。19岁,立马站了出来,联合墨祺,从网上攻破,接手了公司,立马转行,从能源到高新。
 墨祺帮莫辞搞定了公司,就甩手不干了,只拿股票分红,这也足够他花的了。莫辞在他爹的遗传下,管理能力很强,2年公司已经恢复了当年盛装。且他也就忙最快那么几天了,忙过了就好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10-30交托完,回家。叫醒了仫儿,仫儿当时已经醒了,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玩着手机,莫辞笑了笑,“仫儿,躺着玩手机对眼睛不好。我去做饭,你收拾收拾起来吧。”仫儿直接抬了抬腿表示听到了。莫辞把门关好,觉得仫儿很像猫,慵懒贪玩,不过有趣。回主卧看到莫南还在睡,就躺床上,用手摸了摸莫南的脸,然后轻柔地停在了嘴上,一遍一遍描绘着唇线。莫南一下睁开眼睛愤恨地瞪着莫辞“我动都动不了了,你不是说不疼么,你这个大骗子!”莫辞亲了亲莫南,摸了摸鼻子,“哥给你去做早饭”莫南点了点头,女王气场十足地说“给我穿衣服”莫辞笑了笑,“荣幸之至”
 早餐很简单,紫米玉露,还有莫辞烤的小面包,黄黄的松松软软的,仫儿刚好洗完淑,没大没小地直接做饭了主座。莫南被莫辞公主抱抱到了凳子上,俩人坐好,莫辞清了清嗓子
 “莫仫”
 “我?”仫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恩,哥今天给你讲些事,我是莫南,哥是莫辞,南辞公司我们俩的,现在是我们仨的,爸妈去世得久了,你编入了莫家,我16,哥20,昨天我们俩正式在一起一年,然后找个人见证一下我们俩,就领养了你,当然哥第一眼就喜欢你了,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莫南表情很欢脱。
 仫儿点了点头“我叫仫儿,杀手界一名不起眼的小人物,排名第三的仫,狙击界一名不起眼的小人物,排名第一的仫。从小师傅带着我长大的,师母对我也很好,我最近来的c市,潜伏在幼儿园有个任务,恰巧第一眼我也喜欢了哥,从此我会好好保护你俩的,莫辞以后就是我老大了,负责赚钱养我俩,我就不出任务了,挺累的”
 莫辞很淡定,他查到了。莫南眼角不断抽搐着,“老妹你才8岁,这样会显得我很费的……天呐,你师傅知道了么?”
 “昨天到家给他说了,”吐了吐舌头“莫辞老大,我要上学,跟哥一所学校。”
 莫辞点了点头“我去搞定”
 
 
 
4
[一切都按着预料之内的在发展,没有偏差,人们称那为幸福。]
莫南在市重点,三中,仫儿嚷嚷着不上小学,直接初一。莫南在仫儿来之前很平凡,因为不打扮自己,学习也一般。但仫儿来了之后,仫儿天天把他打扮的无限男神级别。从此校草。莫南高二,莫辞给莫南当老师仫儿也跟着莫南住校,仫儿作为杀手,就算再怎么萝莉卖萌,身上仍然有那种冰冷的气质。莫南就不一样了,温油而美好。初中高中一帮女生天天花痴。仫儿作为妹妹难免其咎。
 一天中午,莫南和仫儿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天台吃饭,莫辞在柔柔地给莫南喂饭,莫南看着他哥,突然问仫儿了个问题,“老妹,今天谁收到的多啊”
“同样”仫儿扬了扬手上的一踏信,一抛从楼上扔下去了。
 莫辞是很烦这个游戏的,直接抓着莫南摁到墙上,上下其手,仫儿习以为常还老生常态地点评了下,“哥表情真不错~”
 距离远离幸福的上学生活只有半年了,十二月份仫儿就该11了。11月份的的雪飘飘洒洒,“哥,我们回趟祖宅吧,我想那了。”莫南抱了抱仫儿,揉扒了下她头发,“好”
 这个祖宅在c市远郊半山腰上,祖宅后有一个小土丘不高,小小的时候,莫南7岁,莫辞11岁,两人常常在那玩,莫南有一次很笨地一头栽下去了,全身搞得都是土,莫辞没顾着笑,直接蹦下来了,摸遍了莫南全身,发现没事才后知后觉觉得莫南死蠢。结果莫南一手拍在了他哥头上,“你看你身上”莫辞把土全甩莫南脸上了,俩人在小土丘那也不管土,闹了起来。莫辞就是这样,只要有关莫南的,智商冷静什么的,就都没了。祖宅是一个木制的房子,山上都是竹子,夏天很好。
 他们俩从小就在这长大,上学也都是一个学校,莫辞高中毕业后,两人还没有觉得是要谈,直到上大学,两人分开三天后,莫辞用这三天明白了一个致命伤,他这辈子离不开莫南,因为莫南需要他,他爱莫南。而莫南只是不断地失眠,整晚整晚地通宵根本睡不着,也就三个月,挑破了说通,他俩就和之前一样的,没有矛盾没有纠结,很简单地走在一起
 莫南看着窗外,眼睛一直跳。
 幸福这种东西开始一点一点远离,支离破碎的命运也开始从这时转动。
 
 
 
Five:
〔藤蔓缠绕着,红色的果实被刺破,汁液流下,刻痕显得更清楚,就像裂痕了。〕
莫南惊恐地盯着眼前铜铃一样大的血红双眼,愣了几秒,转身拔腿就跑,那是一条龙,一会是莫辞的样子,一会是蛇的样子,莫南一阵拼命跑,跑到了一个山洞里,仫儿眼神冰冷地从洞里拿着一把刀出来,刀身上也是蛇鳞“哥,我恨你”一道血柱,莫南猛地坐起来,把莫辞的下巴撞的生疼。
 莫南喝了口莫辞递过来的水压了压惊,莫辞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莫南脸上的冷汗,莫南平静了下,给莫辞讲了那个噩梦,莫辞没忍住,笑了出来,莫辞笑起来很好看昨日邻家少年般的干净,莫辞张牙舞爪地嗷——唔了几声,莫南直接把水没控住喷到了莫辞脸上,“哥啊,那是狼叫不是蛇啊。”莫辞摆了摆手“逗你嘛”莫南开心地学蛇“嘶嘶”
 仫儿晚上睡觉很容易惊醒她前面就醒了,过来房间门口偷听了会觉得没什么大事,就到客厅喝了杯牛奶,肚子饿了又去找了点零食吃。半个小时后回到房间里,窗帘一摆一摆的,有人来过。
 要想救你师傅,现在自己一个人来xxx工厂。
 一张纸条挂在了飞镖上,刻在床头。
 仫仫皱了皱眉头,纠结了一秒,觉得不会是太大的事,因为这字体是师母的,她不想让莫南担心,就一个人去了。
 三点莫南惊醒,直到九点莫南早上起床了,仫儿还是没有回来。
 
 
 
 
 
 
6
〔太超乎意料的惨剧会让人绝望,以至于不可逆转地向着最不乐观的情势发展。〕
 11月份的雪,扬扬洒洒,莫南看着夜空,雪沾在皮肤上就化成了水,睫毛上的雪映白了眼眸,这是仫儿失踪的第47个小时,凌晨两点,没有任何消息,更没有任何电话信件威胁,这个女孩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也仅仅只是在这两个人的心上。
 缓缓地睁开眼睛,头疼到快要爆了,呼吸带动着右肩上的枪伤,冷汗大片大片地打湿床单“你先不要说话。”很温润的一个男声,床只能容纳一个人,到处堆放着杂物,空气中有大片的尘埃,光线跟暗,一个废弃的房间,很安全的藏身地点,男人在熟练地给仫儿换药,很小心。仫儿那晚从祖宅那踏着月光,静谧的郊外,路道上她一个人的走路声显得格外幽森,那个工厂离祖宅有半个小时的步程。
 推开工厂大门,一个人很冷冽地站在那儿,那是关于杀手界排行第三的约翰,彪头大汉,仫儿跟在约翰后面向前走着,看到约翰才发现事情不对,当时是凌晨两点半到凌晨三点,她只有半个小时不在卧室,很明显一直有人监视着。而师母的字迹就更好模仿了,更何况漏了最关键的一处,师母从来不会落下,总会隐藏着师傅的首字母小写,但那张纸条确实没有,真是太过于处于温暖而迷失自我呐,只见到了一个人,仫儿最恐惧的人,仫柒,她的亲哥哥,像蛇一般的男人,拥有吸血鬼一般的瞬移和强大的催眠能力,当然不需要吸血和戒指,五岁时离开了仫儿,仫儿从未把他当过哥哥,就如仫柒认为有仫儿这么个妹妹很耻辱一般。
 仫柒很不屑地挑了挑仫儿“好久不见,仍是个废物。”
 “我不认识你”
 一枪直接打在了仫儿右肩上,“滚吧”
 仫柒只是找些人当玩具玩而已,既然是玩具,当然不能看着就不爽,其玩人手段不详细描写了(下面有链接)而把仫儿找来的,则是带仫柒离开的那个女人——蛇的手下。呼,感觉到冷了就是她。
 走出工厂二十米就晕过去不省人事了,刚好被抄小道回家的墨祺给救了,比人很二前文有讲,看见枪伤,又联想丰富,便带去了那小仓库。
 
 
 
 
 
 
Six:
 〔如果你认为自己足够强大以守护你爱的人,现实就会再给你一个向前亦或走向绝望的打击〕
 仫儿醒来已经是第48个小时了,莫南与莫辞半小时前走进那个工厂。人在有的时候的爱会引人走向无尽的毁灭深渊,有时却带给你无尽幸运。工厂里,仫柒和蛇正在下棋,中国象棋,落子无声,招招都难解,算计阴谋,仫柒淡淡张了张嘴,“来了”。蛇笑了笑,多久连这样的笑都没有了呐。
 蛇7岁时,莫辞和莫南还住在祖宅里,父母还未一一离世。莫辞当时也是七岁蛇只是后来被拐卖后取的名字,被拐卖之后的生活,谁经历谁知道,但只能有两种颜色,浓稠的黑和惨烈的红。终于有一次她从高级会所跑出来了,她不知道去哪里,只知道向着北不断跑,家的方向是在北方。跑到了山脚下,莫辞当时在和莫南玩捉迷藏,他跑山脚来找莫南,却见到了程一——蛇之前的名字,程一当时身上套着一件男士衬衫,在手上的淤青无数,脸上还有泪痕,莫辞拿了张纸,很轻很细心地给程一擦了擦脸,“小妹妹,你怎么了,不哭”程一只是用空洞的眼神一直看着他,无神。
 莫辞觉得这个眼神真是无尽的绝望和不甘呐,似蛇一般冰冷,对这个世界的抵触深之又深。莫辞亲了亲她的双眼“小妹妹不哭,哥哥在。”
 “阿一,来这里舅舅带你回家。”这是仫柒和仫儿的师傅,如果莫辞未如此温柔地亲吻她的双眸,这个世界就永远是一团恶心的粘稠于她而言。到那个吻这么温柔,仿佛心的血又流淌,还是会有人不嫌弃自己不是么。
 师傅是个绝顶的杀手,23年专业保障,他教程一医术和武功再杀人,做一个杀手,16岁程一带着蛇,这个与她很贴切的名字离开了师傅,但过节会回去,只是仫柒和仫儿总是被师母带去城里,有一次仫柒病了,蛇回去的时候撞到了,蛇觉得仫柒这个心理扭曲的仿若当年的自己,就连哄带拐,折腾了个小自己三岁的弟弟,教会了仫柒很多,但仫柒仍然有这么个变态的嗜好,人体玩具。
 
 
 
 
 
 
Eight:
〔最终就是我一个人在这世界,就像雁过无痕,甚至怀疑了你们的存在。〕
 莫南也就是这时检查出来的脑癌。在医院醒来已经是黄昏了,睡了近17个小时,莫南睁开眼睛就看到莫辞用极其不正常的眼神看着他,而且在阳光反射下他仿佛还看到了泪痕,衣服也打湿了,他有点害怕开口,“醒了,饿么?”莫南点了点头。
 莫辞出去后,仫儿进来了,眼睛红肿得已经不像是正常人类了,“哥,不给老妹说生日快乐么?”眨巴了下她那眼睛,很欢脱的一句话说出来的语气却轻到仿佛怕吓退了什么,“你们这样仿佛我要死了一样欸,别这样,我会崩溃的。”仫儿掏出化妆盒开始化妆,“哥,你就是要死了,我不这样要怎样。”今天我俩同一天的生日,你18了,成年了,我16了可以承担法律责任了,可是哥你被查出个脑癌。”刚上好眼线眼泪再洗刷,一遍又一遍双手抖成筛糠也要画上。
 
 
 
 
莫南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只有眼泪滴落在窗台和一遍又一遍的摩擦声。静到了机制,僵持了半小时莫辞端着饭进来了,莫南仍没有睁开眼睛,“莫南,吃饭。”这是莫南记事以来莫辞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很严肃的语气。
 “现在下午三点,马上四点手术开始。成功几率只有30%,如果你死在病床上,我也陪着你,爸妈不在,我一定陪着你。”莫辞也是第一次碰到莫南的事情这么理智,莫南睁开眼睛,再多难以接受,因为这句话也就放心了“你当我还没成年呐,一手术而已搞得生离死别一样,仫儿来哥这里。”
 百叶窗透过的阳光中,莫南很温柔地擦去了仫儿脸上所有不应该有的颜色“化的妆丑死了,哥教你化妆”粉底,眼线,口红,藏青色的眼隐,淡淡的扑了点腮红,轻松地抱了抱仫儿,仫儿就像一个木棍,麻木了的伤痛,最后只是紧紧地回饱了莫南,一双手在这几天又受伤又心痛的状况下瘦的不像话,“哥你答应我陪我一辈子的,做不到我就恨你。”莫南点了点头,“仫儿,仫柒和程一在门口,找你有点事,去吧。”莫辞脱着外套说。莫南轻轻刮过仫儿小巧的鼻子“爱哭鬼,不准哭了”仫儿抱住莫南的头,哥,深深地在额头上吻了一下,走出病房都未曾回头。
 仫柒和程一在门口静静地站着,很吸引人眼球的存在,“有什么事?”冷冷地开口,程一笑出了声。捏着仫儿的脸“比我,你这小姑娘,你和你哥都这么别扭么,”仫柒冷哼了一声,轻轻开了口“白痴老妹”仫儿震了一下,那时父母尚未离世,一家人在一起时,仫柒就是这么骂她。后来发生了太多事,轻轻吻了一下仫儿额头,“哥只是当时太极端。这次看懂了,不嫌弃吧,我走了,归期未定。下次回来一定带给你嫂子”仫儿还是处于呆滞的状态。就像人偶。
 
 
 
Nine:
〔我一动也不动地站在这里,仿佛这样时间便会停止。〕
 一颗一颗的扣子解开,拉链拉下,莫南静静地看着莫辞。莫辞缓缓压到莫南身上,阳光打出好看的侧影,一点一点下沉。蜻蜓点水地在唇上吻了一下,鼻尖,双眼,额头,最后含住莫南的耳垂,莫南呼吸开始加重,“哥”一只手掀起了莫南身上的病号服, 衔住一粒 樱红,一手捏住不断 揉捏,“唔……恩……”莫南抬起手一下又一下地抚摸莫南的头发,一只手仍留在那樱 红上,一手下滑,轻松拉下莫南的病号服,舌头交 缠,津 液互 换的声音充斥了这个病房,单腿撑开莫南的双腿,手轻轻从大腿内侧滑过再把内 裤一下拉下,粗鲁地开始套 弄,吻到莫南快要憋死了,分开,再吻上,不断地追赶缠绵,莫南揪着莫辞的头发,射 在了莫南的手里,“哥……”粗鲁地翻过莫南,长驱直入,莫南这不是第 一次了,但仍然很疼,眼泪就再也压抑不住地流出来了,莫辞一次又一次地贯 穿,莫南一声又一声的“哥”仿佛没有明天一般疯狂,从床上到浴室,一路不断。
 3-53莫辞和莫南洗好澡后,莫辞给莫南穿好病号服,再自己穿好衣服,最后轻轻吻了吻莫南双眼,“你不会有事的,哥一直在,”护士轻轻把莫南推了出去,躺在床上,眼泪开始铺天盖地,没有如此接近死亡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怕死亡。
 晕阙一阵阵袭来,莫南最终沉沉睡去,这一觉他睡了好久好久,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全部都是莫辞的样子,开心的不开心的,但都只有那一句话,“我在这里啊”莫南不停地追逐,但总是在伸出手的一瞬间化为泡沫,后来仫儿也开始出现,“哥,我在这里啊,”最终筋疲力尽地倒在这个孤城中央,乌鸦的叫声,一阵有一阵,好累……真的好累……我是谁……好吵啊……哥……哥是谁?为什么一直是这个字……谁来告诉我啊……哥,哥,哥,哥,哥……一声一声,仿佛要还尽所有的债,哥一直在……突然想起这句话,最终莫南在手术后七个小时后成功苏醒。
 仫儿,莫辞,莫南三个人同时躺在病床上,都倒下了,相视而笑有的是心如明镜的开心。
 
 
 
 
Ten:
〔逃不出的手掌心,但最终我们是开心的,依米开花,香散一漠〕
 在巴肯山的山顶,仫儿趴在莫南的背上,莫辞牵着莫南静静地等着日落;在英国伦敦大本钟下,三人彼此在新的一年敲响的那一刻许愿;在艾菲尔铁塔上,三人都爬到了最尖顶莫辞为莫南擦着汗水,仫儿却划开手,让血液流在尖顶,在罗马斗兽场,三人静静地画着这个历经千年的血腥场地;在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三人一起听花开的声音,等了三天,只为听花开的声音,在凡尔赛皇宫三人一起抱柱照相。
 五年的旅游,去到一个地方就以当地人的身份融入,一路花香一路阳光最终莫南在全美最美第50号公路上晕过去了,五年了,一切又尘埃落地,上帝如此眷顾,足足延长了五年。

当前网址:http://www.pc-moe.com/a/mengshijie/2017/1103/21.html

 
你可能喜欢的: